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氨糖药店有卖吗 >> 正文

【东北】美丽的姑姑(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经爷爷再三催促,我已动笔撰写孟氏家族史了。乍一开始,进展情况还算顺利。其实,那里边涉及到的许许多多的人物和故事,我并不感到陌生。虽不敢说已达到耳熟能详的地步,但一旦动起笔来,却也很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在一些人物和事件上,甚至可以说是不无启迪,收获多多。

当然,偶尔也会有始料不及的情形出现,让我无所适从。对于一些人物可否写和怎么写的问题,常常令我进退维谷,不知如何是好。

比如我那惟一的姑姑,可否把她付诸我的笔端,纳入孟氏家族史,成为我必须面对的一大难题。为此,我也曾苦思苦索,一度为之寝食不安。

关于姑姑的故事,我已一丝不苟地记录在案。那些故事在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生出一种身不由己之感。一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一个颇为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姑姑的故事非同一般,值得人们深长思之。

我的姑姑大名祥云,容貌长得非常之美,堪称一种美的极致。说是一种倾国倾城之色,也许并不为过。可以这样说,如果我没有任何顾忌,把姑姑的美貌在这里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相信会给大家一种赏心悦目的快感,未尝不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况且,我也相信自己笔下的功力,完全可以胜任这一工作。

一念及此,我甚至可以想象出那是怎样一种欢欣鼓舞的情形。解读一个美貌绝伦的女人,无论怎么说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精神享受。对于任何一个男性而言,这样一种精神享受都值得拍手称快。可我却不得不深感遗憾地告诉大家,我已做出决定,放弃那一种并不合适的笔法。我的姑姑不只是一位天生丽质的女人,更是值得我为之敬重的长辈。如果我那样毫无节制地泼洒笔墨,对姑姑而言不啻一种亵渎,至少也可以算做一种大不恭敬。

理智一直在提醒着我,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由着性子那样去写。但我又实在不忍心辜负大家,让大家感受到某种失落。我决定采用一个折衷的办法,给大家讲述一个与姑姑有关的典故。这个典故极有情趣,而且与后来发生的故事不无关系,可谓一举两得,也算是预先埋下一个伏笔。

佛家倡导出世,道家崇尚无为,儒家偏爱中庸。中庸之道的精华所在就是讲究左右逢源,不偏不倚。据说,在某些特定的生存环境中,可以让一些难题得到化解。仅此一点,似乎就值得我们这些后人为之继承衣钵,进而发扬光大了。而我,一介孟氏家族的子孙,堂堂的亚圣后裔,对此更应视为一种责无旁贷的事情。

说了许多,不过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而已。以下我将言归正传,具体讲述一下那个颇具喜剧色彩的场景。

姑姑时值豆蔻年华,正待嫁闺中。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很自然地,姑姑也就成了卧龙镇里那些青年男子们共同关注的目标之一。大家每一次谈起她时都是津津乐道,仿佛那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精神享受。用一句当今颇为流行的话来说,姑姑完全可以称为他们心目中的青春偶像。当时卧龙镇究竟有多少青年男子暗恋于她,似乎是一个无法统计的数字。

其中有一个名字叫做刘中信的小伙子,人比较出色,也可以算是卧龙镇青年男子中的一位佼佼者了。那一次,就是他首先引出话题,大家纷纷响应。一时间气氛热烈已极,并最终把这一场议论推向高潮。

刘中信先是一本正经地向大家发问,我问你们,假如老天爷给你们两种选择,一个是可以长命百岁,却活得平平庸庸,没滋没味;另一个是让你活一天就死,但在这仅有的一天里,你的任何愿望都可以得到满足,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任你挑选,供你享用,你们到底愿意选择哪一种呢?

有一些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种。他们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就是一切,应该比什么都强。

大多数人经过斟酌之后,还是选择了后一种。他们说,人活百岁终归难免一死,空活一世有何情趣,能够随心所欲地活上一天也就够了。

不甘平庸,应该是追求完美人生的一个起点,永远值得人们为之称道。这后一种说法,终于赢得大家的一致通过。至此,刘中信又不失时机地提出一个新的话题,既是大家同意后一种选择,那么不妨说一说看,在那仅有一天时间里,你们最想得到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说到这一步上,大家似乎更感兴趣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纷纷为之饶舌不已。

有人说,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要吃尽山珍海味,喝遍人间美酒,临死闹一个肚儿圆,也不枉来这人世走上一遭了。

也有人说,可惜眼下不再是封建王朝,不时兴帝王将相那一套了,要不,我真想在那一天里当当皇上,君临天下,要多风光有多风光,那才叫个不白活一回哪!

还有人说,在那一天里我要坐上飞机,把整个世界周游一遍,好好地开一开眼界,临到末了,替自己选择一个最佳去处,隆重地举行一个仪式,算是最后告别这个世界。

第一种说法,大家都以为低俗了一些。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嘛。第二种说法,大家也不够欣赏,未免权欲熏心,不够超脱。再说,当那个皇帝老子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弄得不好,很有可能身败名裂国破家亡。对第三种说法,大家一致表示赞同。如此一来,不仅仅是上了一个档次,而且很有一种超前意识。毕竟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享受嘛,而且还有一个聊以自慰的人生归宿。

有人发现刘中信一直都在保持缄默,就开口问他,喂,这个话题是你引出来的,你倒是说一说看,真有那么一天,你打算咋个活法呢?

刘中信轻轻松松地说,这个问题我自个儿早就想好了,能让孟祥云陪我过上一天,我也就别无所求,死而无憾了。

我在前面说过,也许大家不会忘记。孟祥云就是我那美丽的姑姑。提到她的芳名,小伙子们自然无人不知。

于是众人纷纷为之赞叹不已,都说刘中信这小子厉害无比。惟有他这个愿望最好,值得人们为之艳羡不已。而其他种种说法,都难逃脱离实际之嫌,相比之下一并黯然失色。众人哈哈大笑之余,一起报以热烈的掌声。

也许刘中信当时只是兴之所至,信口一说而已。他本人绝对不曾想到,二十年后他会和姑姑发生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

大千世界,风云变幻,可以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让人们始料不及,为之扼腕叹息。

当初谁也不曾料到,我那位美丽的姑姑会阴差阳错地嫁进周氏家族,开启孟周两大家族通婚的先河。仔细考究起来,其中的委曲情由令人欲哭无泪,感慨系之。

接下来,似乎应该说到我的那位姑父了。

比较而言,姑父与姑姑的反差极大,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任谁都一看即知,这一桩婚姻不合常理,自应有其奥秘之处。

对于姑姑的美丽,我并未给予直接描绘。为着公平起见,这里对姑父的丑陋也不做任何具体说明。不过,有一种极为有趣的情形大家可以做为参考,无论是谁,每当见到姑父其人时,都会很自然地产生一种联想,脑海中浮现出那位任人皆知的武大郎形象。这种情形很微妙,也很残酷。但我恳请大家慎重一点,千万不要进一步地联想到那个潘金莲才好。也许那个女人应该属于另类,绝不可与我的姑姑同日而语。

有关姑姑的故事,似乎应该从生儿育女讲起。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一点显得极为平常,大抵不会有什么一波三折的故事发生。然而,就是这样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在姑姑身上却引发一系列风波,直至影响到她的整个人生。

姑姑嫁到周氏家族之后,在十余年的时间里一直未能生育。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情形,自然也就引起母亲的注意。母亲不只同情姑姑的遭遇,也一直在关注着姑姑的命运。在生育这一方面,她倾注的心血似乎更多一些,几乎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为此,母亲曾经请赵神仙分别为姑姑和姑父各自卜过一卦。场合虽然不同,目的却只有一个,无非都是预测一下有关子嗣方面的情况。殊不料,那一番占卜得到的结果却大相径庭,令人无所适从。

赵神仙说,姑姑命中有两个儿子,而姑父却合该一世无子。这两种说法传出之后,大家都当成笑话去说,纷纷嘲笑那赵神仙信口胡诌,算出卦来连一点儿准头儿都没有,还敢自称神仙呐,简直就是草包一个嘛。

后来,恰好赶在一个公开场合上,有人以此为由引出话题,向赵神仙发难,问他自己究竟做何解释。连日来,赵神仙一直为此苦恼得很,正在寻找时机,以便郑重其事地为自己正一正名。他当即振振有词地说开了,我赵神仙演习的是老祖先留传下来的伏羲八卦,哪能有个不灵验的道理呢?一算一个准,绝对不会有错的时候。说我信口胡诌,不光是冤枉了我赵神仙,对伏羲氏他老人家也是一种大不恭敬,简直就是有辱先师嘛。

有人悻悻地反问,那你倒是说一说看,人家明明是一对夫妇,怎么会一个有子,一个无子,这怎么说得通呢?

赵神仙早已心中有数,却拿腔拿调地不肯当即讲出,只是吞吞吐吐地说,这话不大好说,一旦传到人家本人耳朵里去,也不大好听,今儿个咱们还是不说了吧!

说来也怪,赵神仙越是卖关子,大家越想知道个结果。一时间,竟乱纷纷地嚷了起来:

到底有啥碍口的说法呀!你尽管说出来嘛。

得了,我看他也没啥可说的,不过是拉拉花架子,替自个儿找一个台阶罢了。

一个破方盘,小心别端洒了汤啊!

看看到了火候,赵神仙这才慢条斯理地又开了口,你们知道什么呀!我背地里又替那男的算了一卦,他的阳寿也差不多了,没了男人,女人当然可以另走一家,年岁又不算大,别说是两个儿子,就是生养三个五个也还来得及呀!

当即有人反唇相讥,你是阎王爷呀还是判官呢?手里又没掌那生死簿子,你让谁死他就得死呀还是咋的!人家年轻力壮的,你这分明是在咒人家不死嘛。

赵神仙“嗤”地一笑,你懂个什么呀?马有转缰之灾,人有当日之祸,黄泉路上无老少,谁又能保得住谁呀!

众人半信半疑,一时却也再无话说。

赵神仙经过一场舌战,总算是平息了于己不利的舆论,达到了自己预期的目的。只是姑父依旧活得颇为健壮,一日日吃得饱,屙得净,响屁放得,比一头健牛也不差多少。看那样子,至少还有半个世纪的活头儿。

后来有好事者把赵神仙的那一番话传给了姑父本人,并一再怂恿他当仁不让,亲自出面去教训那赵神仙一通,看他往后还敢不敢信口雌黄,妄论他人生死。

姑父听罢,吭哧了半晌,才冒出一句话来,他白话他的,我活我自个儿的,一咒十年旺,管他背地里说些啥屁话哪!

癞狗扶不上墙,帮腔上不了台,败兴!好事者叹息一番之后,也只好怏怏而去。

其实,姑父不只不想去,也不敢去。刮风下雨不知道,自个儿吃几碗干饭还是一清二楚的。那赵神仙是卧龙镇上数的人物,天生一副伶牙俐齿,着实是一个不好招惹的主儿。自个儿拙嘴笨腮的,十个八个加在一块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又何必上门去自讨没趣呢?“心”字头上一把刀,人活在世上,只要能把一个“忍”字看破,那就可以百病不犯,万事皆无。太太平平地过自己的日子,有什么不好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去招惹那些没有必要的麻烦呢?

至此,一场有关卜卦的风波终于宣告平息。然而,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姑姑的故事在出人意料地向前发展着,不只水到渠成,而且高潮已经出现。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姑姑一直抱有离异的念头儿。然而,她不只觉得不好自做主张,更不敢就那么兴师动众地张罗起来。那一个又一个的漫漫长夜,她只能在孤独和寂寞中苦苦地捱着,自己却又无法做到心甘情愿。那一日,她来到我的母亲面前,认认真真地流了一通眼泪,却迟迟疑疑地开不得口。现实让她感到无可奈何,纵然有一肚子话语,偏又无从说起。

母亲百般地安抚姑姑,万事不用急,该有的终究会有,只需耐心地等待就是。人们往往都是如此,喜欢相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进而让自己充满希望地生活下去。

想不到姑姑在听了母亲的那一番安抚之后,情不自禁地放声大笑起来。她拍手打掌,前仰后合,几乎到了失控的地步。临到末了,竟有两行热泪,在那一张美丽无比的面庞上汩汩而流,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晶莹剔透,落地有声。继而,她又以手掩面,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

这一种前后判若两人的反常举止,一时间令母亲为之惊诧不已。那一刻,母亲凭借女人的某种直觉,就已预感到姑姑必有自己的难言之隐,禁不住心头一阵砰砰狂跳。待到姑姑的情绪稍加缓和之后,母亲就单刀直入地开始了对她的盘诘,大姐,你到底有啥为难的事情,别在自个儿的心里憋屈着,憋出一身的毛病来,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咱们姐妹之间,你又有啥大不了的话不能说给我听呢?

沉吟再三之后,姑姑终于开了口,你是我的兄弟媳妇,事到如今,我也就不能不说了,那个窝囊废没儿子,只能怪他自个儿,说我有两个儿子,这又从何说起,我那两个儿子可从哪儿来呀!

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母亲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癫痫病的针灸治疗方法好吗
南京专门治疗癫痫的医院
保定市癫痫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溘然长往网 | 帅哥被缚 | 比赛的口号 | 金立铃声 | 练书法作文 | 盗墓笔记电影胡歌 | 超感应女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