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好看的偶像动漫 >> 正文

【八一征文】女战俘·军医和我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几天来,我团和我师各部队正在攻打河安县城和县城外围之敌。激烈的枪声、炮声不断,无论白天黑夜火光冲天、尘烟滚滚!进入战场以来,我们部队的步兵战斗连队多次抓到越军俘虏,因为数量不多,三三两两的都是派战士押送到师部,师部把各部队抓的俘虏统一集中管理,俘虏多了,而后由师部组织车辆,统一把这些越军俘虏遣送到我们国内。

近日,随着战斗纵深和战斗频繁,仗是越打越大,抓获的越军俘虏越来越多。步兵战士们按照指令,陆陆续续、不断的把俘虏押送到团部这边,由团指挥所派人统一集中管理。只见右边小路上我们的十几个战士又押着二十几个越军俘虏朝这边走来。

有个俘虏贼眼溜溜地四处张望,伸长了脖子往后看。

“老实点!”押送他的战士手持树枝条子狠狠的抽打了他两下。只听参谋长制止说道:“喂!喂!小伙子!”

“这个狗娘养的在山洞里打死了我们连两个战士,又打伤了我们好几个人。”这个战士愤恨的说道。

话没落地,这个俘虏停住脚步又扭转身子朝后望去。

“我叫你看!叫你看!”“再看!还看不看?”说着话这个步兵弟兄又给了他两条子。

我想,这个家伙肯定是个排、连长一类的头目,看得出,他在张望、查看他们的人,都是谁被抓住当了俘虏。参谋长听到这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这个战士。

我后来询问这个战士,得知这个俘虏是在一个山洞的火力点里弹尽粮绝时才投降被我们部队抓获的。他们说这个火力点兼做越军连指挥所。这个指挥所昨天已经被我们炮火炸死了两个人,洞里只剩了他自己。这小子十分狡猾,打死打伤了我们部队好几个,为了活命又举手投降。我们的战士太仁慈了,当时真的该把他击毙。

按照指挥所命令,这批越军俘虏被押到我们连队右侧一小块平地上。刚才押来的这帮俘虏里有些显眼,因为这里面有十来个越军女俘虏。大家出于好奇,我们连队一些兵和几个参谋干事不约而同的走了过去,围观着这帮俘虏,我也忍不住跟了过去看看。

这些女俘虏,神态倒也显得安然。她们的着装基本上都是上身穿老百姓衣服,下身穿军裤,只有两个俘虏穿着整套军服。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她们都是穿解放鞋,而且都是中国制造的,和我们的军用鞋一模一样。这些俘虏一到这里,便被战士命令全部就地坐下。因为绳子不够用,步兵兄弟们命令俘虏把腰带解下来,两手背后把双手绑住,防止他们逃跑。前几天战场通报,被我军抓到的几个越军俘虏,因为没有捆绑,他们集体逃跑时,还打死了我们部队的一个岗哨。对越军俘虏真的不能放松警惕。这边,卫生队的两个医生正在给负伤的俘虏分别包扎伤口。

这个女俘虏约摸二十三、四岁样子,已经脱光了上衣接受我们军医包扎。看得出这个婆娘稍肥胖。她的脊背上被子弹从尾骨稍右侧穿入,直达右肩膀处,子弹在后背上打穿了一道沟。沟深有两公分,沟宽有三公分。伤沟两侧开口处的肥肉膘子像锯齿一样开裂。整个背上被子弹开裂的这条沟将近二尺长。因为子弹是旋转进入后背皮肤内的,伤口自然是像锯齿一样开裂。从背上开裂的这条沟的深度和宽度来看,好像是被重机枪子弹打的。从被打伤的部位来看,她是猫着腰或者爬行时被打伤的。这娘们真的命大,如果子弹再低一两公分,或者她的姿势再高一两公分,子弹就会从她的屁眼里穿进去了,那样会省了我们军医很多麻烦。后背上张掀着白皮、白肉膘子,既没有伤着骨头,好像流血也不多。医生给她擦药、包扎整个过程中,这婆娘好象一直很坚强,始终没有听到呼喊疼痛和呻吟声。只是看到她这张不太难看的脸蛋上,堆满了痛苦。

军队是国家执政党工具,是国家的安全基石,战场上的军人都是在为自己的国家而战。无论是自己部队还是敌对方,只要开战,只要打仗,敌对的双方必然都有伤亡。人常说,战场上没有女人,只有军人。子弹不会因为你是女性而仁慈的躲避你饶恕你。当然,这些女战俘在被俘之前的昨天、前天,同样把罪恶的子弹射向我们的战士!所以,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残酷的行为。同时,我也深深感到,无论是自己部队还是敌对方,战场是造就和展现敌我双方军人意志的特殊舞台。

看到这个女战俘受伤情景,不禁生出一丝感慨。咳!战争什么时候才能让女人走开?真的不希望有战争,不希望人类残杀,永远不希望战争再来。然而,越南当局刚刚争取来的和平日子不珍惜,友善的邻居不做,却偏偏喜欢逞强好斗。越南没有中国的一个省大,他们却要搞什么地区霸权,把两国推向战争深渊。看着曾医生为女俘虏清洗伤口敷药时,我的大脑不禁陷入深思中。

“来!来!电话班长帮帮忙!”

曾军医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这个曾军医我比较熟悉,有病时,我总是到卫生队找他开药。他原来是医助,刚刚提为医生。

“怎么帮啊?”

“你过去给我递纱布!”

曾军医要用纱布把这个女俘虏的上身全部缠裹起来。要我到女俘虏的胸前给他递纱布,我有些犹豫。

“你们的卫生员呢?”我问道。

“人手不够啊。帮一下,很快就好的。”

看到我犹豫着,他催道:“快点啊!”

“在后背上用胶布沾上不行吗?”我又问道

“不行。那样包扎不但维持的时间很短,也会引起伤口部位外翻、扩张、发炎,不易愈合。这样缠裹包扎,伤口处不至于张掀,伤口部位愈合快,不易发炎。”他又说:“遣送到后方以后,伤口还要进行缝合的。”

我不禁为我军医生的人道主义和医风、医德的高尚而赞叹。其实,曾军医自己完全可以给这个女俘虏包扎缠裹的。先把伤者背上的伤口处理好,用胶布把药棉或急救包固定好,而后手持纱布把手伸向女俘虏胸前,左右两手交接纱布捆。要是他自己缠裹包扎当然会慢一些,我觉着主要是这里人多,曾军医有些不好意思吧。曾军医把纱布递过前来,我再递过去,帮助曾军医用纱布在这个女俘虏的上身缠裹了十几圈,不一会儿,我和曾军医把这个女俘虏上身缠裹包扎好了。

“电话班长留下,其他人不要在这里看了,都走吧。”

曾军医的一句话,围观的人都走了。

“干嘛留下我啊?”

“还是帮忙啊。”曾军医一边收拾着药包,头也不抬地说道。

“不行。我,我得回去。”

“以后你还找我开药治病吗?”他提起药包侧过脸来催促着我说:“快点!跟我来,一下子就好。”

“啊?我靠!俺啥时候卖给你啦?”

他的话不容我拒绝。我只好抬脚跟着他朝另一个受伤的女俘虏走去。

……

怎么护理癫痫病患者
全国治疗癫痫病的中药医院
治小儿癫痫病的方法

友情链接:

溘然长往网 | 帅哥被缚 | 比赛的口号 | 金立铃声 | 练书法作文 | 盗墓笔记电影胡歌 | 超感应女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