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简单美甲图片大全 >> 正文

【流年】我想变成一条鱼(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死一样的寂静。屋内,漆黑一片。云飞躺在床上睁着明亮的眼睛张望着黑色的世界。想要找到一点亮光,生命的亮光。

云飞想:人类的世界实在令人厌倦,他想到了明天,后天,还要千篇一律的奔波。就像这黑色的夜,令人窒息。他想到了蓝色的海洋,这是他从小的梦,那一年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鱼,在蔚蓝色的海洋中畅游,那么的自由,那么的幸福。游啊游,他看到一个非常大非常高的大红门,他乘着翻飞的浪,一跃而起,就在那巨浪卷着他要飞过那门的时候,他被吓醒了。从那以后,他总想变成一条鱼,他觉得鱼是最快乐的动物,他喜欢蔚蓝色的海洋,他想要接起那个梦,想要看看跃过那个门后会是什么?

可这黑色却越来越暗,好像颜色也会有重量,这黑色也变得越来越重。如一团重重的雾压在云飞的身上,让他无以残喘。许多的瞬间云飞都觉得自己已经被黑色压死了,他不能够确信自己是否还活着。他想:“如果我死了,我一定要变成条鱼,我还是想要去看看红门后面有什么呢?”他似乎在祈祷。

云飞今年大学毕业。这些天为找工作四处奔波,心力交瘁。今天下午他想起了爸爸的肩膀,妈妈的怀抱。他已有经一个月没有往家里打个电话了。他不敢打,他怕爸妈问起工作的事情,他真的没法回答。可他真的很想家。他还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妈,是我。”

妈妈只“哦”了一声,哭了,

“妈……没事,我挺好的。没事我也不想打电话……爸爸呢?”

“他睡觉了。”

“你怎么还不睡?”“哦,我在给你爸熬点药,明天吃!找到工作了吗?”妈妈小心地问。

“快了,这个公司我已经面试了,估计差不多,你们别担心,我一定会挣钱的,那时,我就能还二叔他们的学费了,你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云飞想起自己上大学时,爸妈四处借学费的情景。忍住的泪水就掉下来了。

爸妈都已经50多岁了。他们都是普通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西北的黄土地生养着云飞的祖辈。爸爸身体不好,还要经常的吃药。家里的主要劳力只有妈妈,小云飞学习很好也很懂事,初中毕业他就想要辍学和妈妈一块干活照顾爸爸,但妈妈坚持要他读高中。她说高中生以后会帮妈妈更大的忙。没想到他居然考上了大学,还是一所不错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爸爸妈妈都哭了,这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啊。

全村的人都知道他们家没有钱供他上学,云飞也知道。拿着通知书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梦中想要变成的鱼,虽然他很想到那蔚蓝色的大海中翻跃那个大红门。看看父母苍老瘦弱的背影,他还是决定不上了,就在家帮妈妈干活。因为他已经长大了,应该承担起照顾父母的责任了。

可是爸妈觉得云飞不应该永远被绑在这黄土地上,他应该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金家几代人的心愿啊。无论多难爸妈坚持让他上大学。二叔,三婶,四大爷们的家里都走遍了,终于凑齐了学费。他可以实现变成条鱼的愿望了,四年前,他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来上的大学的。因为梦中的鱼和那个大红门,他多么想再做一个梦,梦见自己仍然变成那条鱼,这次他翻跃过了那个门,但是那个梦却一直没有来。四年是艰辛而快乐的,四年是付出而有收获的,四年也是漫长而短暂的,仿佛是一转眼,云飞就已经大学毕业,到了找工作,能够回报家乡,回报父母的时候了。

“快过年了,今年过年,你一定要回家啊?”

“妈,我一定回家过年……”

放下电话,云飞泪流满面。一年的酸甜苦辣,尽上心头。这一年他在没有尽头的旅途上,沿着别人留下的脚印,或者根本就是自己的脚印,被社会人群簇拥着前行。他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人流的动力强大而拥挤,他被裹挟在其中,看不到方向。他只看到所有的人都不满足,不知足,都纠结的行走在人群中。蜂拥前行,不是我碰了你的脚,就是你擦了我的肩,然后吵吵嚷嚷,熙熙攘攘的走着。大部分人不会想为什么?就是有想的也想不通,想通的也没有办法脱离这尘世的拥挤。

云飞便是这拥挤的人群中的一员。到底他的方向,目的地在哪里,不知道。人流的方向就是云飞的方向,人头攒动,看不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是云飞知道自己去哪里,他也无法掉头,更无法卓然立于潮头。他只记得他梦中的方向是很明确的,就是想变成条鱼,朝着大红门的方向前进,永不妥协,永不退缩。可在现实中他的视线被拥挤的人群挡住了,他的身体也被拥挤的人群绑架了。

当初,大家都要去大企业,云飞是学机械制造的。他海投了无数的简历都石沉大海了。后来一个老乡推荐他去他们公司,一个世界500强的某合资企业,他去面试了。终于,他接到一个电话,通知他去上班。职位隶属于仓库部门,俗称仓管。一个优秀大学生,学机械制造的,去做仓库管理,他有些小小的不情愿,但为了爸妈,为了村里的二叔,三婶们为他的付出,他还是很珍惜的。他决心要好好的努力,他想:“就是孔子那样的圣人还当过仓库管理员,更何况我云飞这样一个农村出生的孩子呢!”他是那样信心满满的来到了企业。

那个仓库很大,他的任务就是简单的出入货的登记,分发。虽然工作简单,但他干的很高兴,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变成那条鱼了,自由自在的游在水中。每天清晨,他是在快乐的歌声中投入工作的,晚上是在满满的期待中入梦的。他还高兴的打电话告诉父母:“这个月下来,我就可以给你们寄钱了,给爸爸买点药,给妈妈买件单衣,给二叔先还200元钱。这样,以后就可以,每月的还他们的钱了。”他幸福的规划这自己的未来。

可是,一个月后他不得不离开了那个岗位,因为外方决定重新调整企业机构设置,他的那个仓库被合并了,比他老的一个仓库管理留下了,他下岗了。他的欣喜变成了失望,他看不到未来。就像这黑色的夜,他睁着眼,却看不到光亮。每当此时他就会想起他想变成的鱼,想起那蔚蓝色的海,他多么想象一条鱼跳出这个拥挤的世界。他如果变成鱼,就不用找工作,不用挣工资,也不用下岗了,也不用在这拥挤的人群中挣扎了。他可以在海中远远的看着这些拥挤劳累的人群。如果鱼儿会施魔法,他一定会想法把许多孤苦无助的人们带到海里,也让他们也过上幸福自由的生活。可事实他却是个人,一个普通的人。

这个月是发了工资,可是云飞却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因为他从集体宿舍搬了出来,这一个月挣的钱还要维持生活,还要找工作,他没法实现给父母的愿望了。“等我找到下一个工作,诺言一定会实现的。”他宽慰这自己。他开始再次四处的发简历,也有几个面试的,但真正要人的公司很少,他只能够等结果,日子却从他的指缝一天天的流去了。

半个多月后,一个外地的亲戚打电话给他。是他的一个远方的表哥,二十岁就出去闯荡世界了,听表姑说他儿子在一家大公司干,挣的很多,村里人都说表哥是有出息的。也许他上学问表姑借的钱中就有表哥寄回去的分子。表哥说:“云飞,找到工作了吗,我们公司一个很好的职位正在招人,挣的不少,你又有知识,我推荐你,过来挣大钱吧。”他静静地听着,充满着新的期望。表哥还说:“这里的工作虽然很辛苦,很累,但只要咱们弟兄好好干,用不了几年就能够挣好几十万。几个月就可以还清债务,给爸妈改善生活条件。可以让村里人为我们弟兄们骄傲。”

云飞那几日正在为工作发愁,眼见的房租也要到期了,那几个面试过的公司也迟迟不来结果。苦点和累点怕什么,要是真能像表兄规划的那样,也许他的好日子就来了。于是他没有思索,欣然前往。那时候的心情快乐的像是自己真的变成了一条鱼。金光闪闪的一条鱼。好像是自己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中,鲤鱼跳龙门的那条鲤鱼。全身是金黄色,头和尾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色。鲤鱼翻跃者,要去蔚蓝色的大海,要去跳龙门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云飞到了表哥的城市。表哥和他的一个同事接了他来到一个楼区,小区很安静。表哥说公司为他和同事们买了房子,可以在宿舍办公和住宿,很方便。云飞当时那个高兴,觉得有个亲人真好,这么的关心爱护他。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接送过他。举目无亲的日子终于走完了。念了大学就是好,还可以和表哥共同创业,所学的知识也要有用武之地了。他的心是那样的温暖。就像那条小鱼游到了一个在温暖的海域,在那里有许多他的朋友,他的亲人,互相的甩甩尾巴,碰碰头,共同游向远方。

可是,等到他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开始了一段梦魇一样的日子,他掉进了一个传销窝点。他们把他手机的SIM卡拿掉,断绝于外界的联系。然后开始全天的洗脑培训。就像是那条鱼不幸落网了,一个小房间住十几个人,在没有空调的夏天里,每餐只吃米饭白菜,做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说自己最不愿意说的话。他们每天轮番不停地给他讲也给他们自己讲五级三阶制,讲打工的苦,讲谁谁谁赚了多少钱……但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只记得一个嘴巴或者多个嘴巴在你耳边没日没夜不停地讲啊讲啊~。就像是许多被一网打住的鱼,还在幻想着,能在网中被识货的人看到,进入达官贵人家的鱼缸,天天有锦衣玉食的照顾,每日有人精心照顾,从此过上没有忧愁的贵族的幸福生活。那些人像发疯了,又像是英勇的斗士,狂呼着奔赴战场,一个个都觉得自己一定会得胜而归。

庆幸的是他没有被他们洗脑,他还不至于那么笨,他还是很理性的。他知道,这些鱼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市场中和菜刀下,再后来便是油锅和饭桌了。他没有幻想,所以他想过逃走,想过报警,他恨他的表哥,但是他看到表哥沉迷在挣大钱的培训中的样子,想到自己远房表姑在家里苍老的背影,他的学费中还有表姑的支持和努力,他还是决定留下来。

他要留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他一定要把这个表哥也带出去,不然他没法给他的父母交代,他不能不管他。表哥天天梦想着通过发展一个个的下线,挣更大的钱。云飞怎么劝他都不管用,他反而觉得云飞没有理想。“干打工挣那点死工资,你有什么出息呢!云飞,我们就在这大干一场,只要我们再发展十个人,我们就又进一级了。”云飞看他真的是中毒太深了,现在变成他和他苦苦哀求,和他大哭大闹。想要让他回心转意,想要救他出火海。云飞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勇敢的鱼,想要把同伴们都带走,逃出这个牢笼,但是,他发现那些鱼们,都等着有神仙一样的巨富来到他们身旁。根本没有想过逃出这个网。等他发现他真的救不了那个表哥,他真的无力回天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星期以后了。

那时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两个星期他只洗过一次澡,没刮过胡子,打了他两次,哭了N次。云飞知道表哥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的,他已经完全被洗脑了。但是云飞却是清醒的,他只能自己想办法逃离了。那几天他表现很好很积极,好像他也完全确信这里就是天堂,可以挣大钱,大家都觉的他也完全被洗脑了,要和他们一起上战场了。表哥正好又联系了村内的一个发小强子来“创大业”。“公司”规定出去办事必须两人以上,彼此监督,云飞积极报名监督表哥去接人。

那天晚上,他们来到车站,人群仍然在流动。云飞默默的望着这些背包的,拿着大行李的,拖儿带女的人群。想着他们匆匆前行的方向,也许是急切的回家看父母亲人,也许是怀揣梦想出来创业,也许是漫无目的,四处奔波,寻找生存的机会。但是他们大都是迷惘的,只是混在人流中行走而已,等待他们的是幸福还是不幸,谁也说不明白。

但云飞知道,今天他为什么出来,他真想与表哥一起逃离,这可是绝好的机会。但是他知道,表哥是不可能逃走的。在他心里这是逃离挣大钱的机会,是逃离他的梦想。云飞终于知道那些传销人员为什么总是打不尽。思想吸毒和身体吸毒一样,甚至于更甚。身体吸毒有时还有理智清醒的时候,还有决心戒毒的时候。但这思想吸毒却是无药可治啊。

云飞只能是想,因为要是被表哥发现他有逃走的意向,他也是逃不走的。可是那个发小呢!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带他走。他想试一试,见到强子了,表哥热情的迎上去,帮他拿包,就像他来到时候一样,强子充满了幸福。人流中云飞真舍不得留下这两个人独自逃走,可是现在不逃,还要再等机会。正在这时候,强子说要上厕所。云飞自告奋勇说:“哥,你歇歇,拿着行李,我陪小强去”。表哥同意了,因为他以为发展了这个下线,云飞也有挣钱的希望了。就是这个上厕所的机会,他和强子逃了出来。强子很不情愿,因为他也是怀揣梦想的创业青年。他的老乡和朋友怎么会害他呢?可是。看云飞如此坚决,只好自认倒霉,连随身的行礼也搭上了,一个鲜活的梦想破灭了。

车站的人流很大,表哥是无法阻止他们的逃离的,云飞遗憾的是他没有能够说服表哥一起离开。但庆幸的是他算是拉出了强子。可是逃出车站,他们却一无所有了。强子翻翻兜里还有不到200元钱。他们找了车就消失在无尽的夜了。云飞知道表哥这次要被罚款,被打骂了。可是他中毒太深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离开那里的。云飞真想让他也变成条鱼,飞出那个小牢笼。可是云飞知道,表哥不想变成鱼。只有云飞才会做这样的梦,别人谁还会做呢?

青岛癫痫病治疗中心
儿童癫痫病的常见病因是哪些
湖北治癫痫要花多少钱

友情链接:

溘然长往网 | 帅哥被缚 | 比赛的口号 | 金立铃声 | 练书法作文 | 盗墓笔记电影胡歌 | 超感应女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