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提前双十一 >> 正文

【酒家-小说】梧桐村的寡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故事的开头动笔于几年前,我跟一个朋友在论坛写着好玩,我写寡妇他写光棍。时隔几年之后我终于再次续写这个故事,给了它完满的结局,用来纪念已经关闭的梧桐社团和每一个我在梧桐社团遇到过的帮助过我温暖过我的人。

-----题记

1.大冷的天,她还在村里大大小小的田埂上扭扭捏捏地锻炼她的腰肢,因为她知道,无处不躲着偷窥她的观众。

磕着瓜子,自我感觉抛掉瓜子壳的姿势比电视里的那些女演员抽烟的样子都魅惑,兰花指,轻扬的弧度,让照相机定格,如同天女散花。

脖子上的围巾大红,在冬天里真是出奇的鲜艳。跟电视上学的,很久以前被农村妇女用来包头的四方毛巾如今又被提升为时尚了,系的方法就是,对折成三角型,像小孩子围口水帕帕那样围在下巴下面,后面的两个角系起来,在背后飘啊飘。女人的背部有时比女人的胸部更好看,所以这样代表飘逸的装饰是有一定用途的。

头发去烫过了,当时蛮可惜那么贵的烫发费,回来让村里的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时候,她把头使劲地一昂,值得!本来还打算染成金黄色的,细想一下,改造要一步一步的来。

看吧,走在田埂上的她简直就是个明星,这个村里的男人们的梦中情人。

2.使劲地跺着脚,在外面游走一遭的代价就是太冷了,高跟鞋还没穿习惯,脚板生疼。

村里的女人管自己的男人一天比一天管得紧,家里多少天都没来个人扯淡了。再把口红涂一遍,提着猪食去喂猪,她敢肯定自己喂的猪比别人家的猪都长得快的原因就是,猪在边吃东西的时候边看着她,胃口与心情提升,才猛猛地长膘。

好状态不只是要做给人看,还要做给动物看,动物有时比人可能还懂得欣赏她的口红。

边撒小米边噘着红嘴巴唤小鸡:“咕咕咕,咕咕咕,小米碎碎的,鸡蛋大大的,卖个好价钱,我儿买钢笔。”

想到她的儿,她就像林黛玉似的忧郁。死鬼老公撒手不管他们母子的时候,儿子狗狗才两岁。她可怜的狗狗是这个村孩子里面学习成绩最好的,穿得最干净的,却是最不惹人爱见的一个。为啥呢?就因为他没有爸爸吗?还是因为他有一个“风流”的寡妇妈妈?

她翻过字典,字典上是这么解释风流的――

风采特异,业绩突出

才华出众,自成一派,不拘泥于礼教

放荡不羁

具有色情特点或色情上得到满足

风度;仪表

风韵,多指好仪态

第一个解释:风采特异,她比同村的女人就是打扮的特别一些。业绩突出,她喂的猪比她们喂的胖,喂的鸡比她们喂的下蛋多。

第二个解释:才华出众,她织毛衣扎鞋垫的手艺比她们都好。自成一派,没女人和她做朋友,所以她一个人一派。不拘泥于礼教,她从来都不信教。

第五第六个解释,她都认可,她的风韵她的仪态只要在村里走两圈让女人们都把男人往屋里拽就能证明。

除了第三个第四个之外。色情是什么东西,就是和男人睡觉,她除了那个死鬼老公还没和别人睡过觉,所以她不承认自己放荡和色情。但少数服从多数,她点点头,嗯,自己果然是个风流的女人。

她认为,狗狗还小,将来他翻字典看懂了风流的解释,就会为他这个妈妈骄傲的。

3.狗狗的作文得奖了,在村里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反响,着实地让寡妇自豪了一把。

作文的题目是《我和狗狗》,读过几年书的她觉得写的真不错,可是就高兴了一天,她就把狗狗狠揍了一顿。

狗狗和村支书赵长智的儿子打架了,她赶到的时候,儿子正被赵小虎和他的几个跟班群殴,虎子还在骂:“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字就说明你条狗,你才跟光棍家的狗混得那么好。我妈还说了,你妈和光棍也有一腿。”

寡妇把儿子从地上提起来,问他:“你跟光棍家的狗玩了?”

儿子泥巴满脸的不敢说话。她就是一巴掌打到他的屁股上:“不是说过不准去光棍家玩吗?跟好人学好人,你跟他混在一起长大也是个懒汉。”

儿子边哭边说:“只有光棍和我玩,他还给我抓过兔子。”

提到兔子她就有气,不是那只兔子谣言还没这么厉害。寡妇和光棍这两种人总会让人们自然的联想到一起,只是寡妇从来都没正眼看过光棍,哪晓得他居然贿赂自己的儿子,抓只兔子抱到家里来,半夜三更的塞进篱笆院,又被人看到他鬼鬼祟祟的离开,黄泥巴掉到裤子里,不是屎都是屎。

再给了儿子一巴掌:“看你以后还敢跟他玩!看你以后还敢要他的东西!”

村支书的老婆廖冬梅也赶到了,提着虎子的耳朵骂:“你狗吃耗子你多管闲事,你管那两条狗是不是一家的,你屁大个用都没有,就这样就被打了。”

寡妇急了,对廖冬梅说:“我的儿子不是狗。”

“哟哟哟哟,看看妹子你急的,我不是在骂自己的儿子吗?你也要好好的管教管教孩子,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就奇怪了,干啥只有你家的狗狗爱去光棍家呢?干啥光棍家的狗狗就不咬你家的狗狗呢?关上门是一家人,孩子爱去光棍家玩就让他去,偷偷摸摸的更不光明正大了。你家狗狗半夜三更给光棍端饺子去我都看到过,还装什么清白呢?”

寡妇双手叉腰,双目圆瞪:“冬梅你给我说清楚了,我和光棍到底哪里见不得人了?”

冬梅不示弱:“呀呀呀呀,给你脸你还上脸了,你的事情哪个不清楚,说你和光棍有勾当是抬举你了。像你这样的婆娘,时刻的想找个男人暖脚,除了光棍,别的男人都有老婆,他们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我们村的女人哪个防你不是像防潘金莲,连丢个瓜子皮不小心砸到人都可能让老实巴交的汉子变成西门庆。”

“你再烂说,我撕烂你的嘴。”作势要扑过去。

冬梅见了,拉着儿子就走。寡妇在村里打架是出名了的,是那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不把彼此的脸抓得稀烂头发扯掉一半衣服撕成条条不会住手。吃过亏的女人后来除了背地里说三道四基本都不和她动手了,她们算是知道了,这个女人不光是不要脸而且不要命。

看热闹的人哄散,她拉着儿子往家走,回家把儿子的奖状撕成了两半。“你是人,不是狗!不准再写那样的作文,不准和狗啊兔子啊麻雀啊在一起玩,不准去光棍家。”

却说光棍是个啥人呢,原名叫许大旺,不是本村的,3岁的时候老家发生了灾荒,跟着娘一路流浪到这个村子,村里人善事,就划拉了一个破屋子安顿了他母子两人。十二岁那年,他娘患病走了,大旺就东家一口,西家一瓢的混着大,因为少人管教,又没读过书,长期东家饭西家衣的习惯了,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毛病。村里尽管也给他分了田,但他自己懒得种,承包给别人了,拿点租粮,前院里有个小菜圃,随便的洒点菜种,就任凭自长,有的时候就去扯点,同时平日里河里摸爬,山上打滚惯了,加上小黑子,能整不少野味,这日子就一截一截的过来了。一晃,许大旺也三十好几了。

黑子是条土狗,村支书送的。送来的时候刚开眼,大旺也不知道如何养,自己吃啥就整点啥给它,没想到,也活了下来,只是精瘦非常,但对大旺亲的很,据说晚上都跟大旺一人一炕头。别看它个头小,上山叼个野味,那是机灵的很,比大旺自己下套子还管用,一人一狗日子虽然过的紧巴,却也不离不弃的。

你要说大旺咋不整个媳妇?一个字穷,两个字,懒穷。你想想,哪个姑娘会看上他这号好吃懒做,再加上斗大的字不认一个的人。不过,大旺倒也不介意,一天晃过来又逛过去,哼着啥也不知名的小调调,屁颠的后面跟着条小黑狗。据说,大旺也有机会娶个媳妇的,是村书记的一个远房的八辈子打不到边的亲戚,只是那姑娘有点点呆,是小时候吃错药整的,这倒没什么,但这姑娘却怕狗要紧,村书记让大旺把狗整没了,姑娘就过门来,可大旺在村长家蹲了半晌子灶坑没吐过个好,楞是黄了这事。村书记好久憋了句,你以后就跟你这狗崽犊子过吧。从此,也没啥人再给他提媳妇这事了。

寡妇最不待见的就是懒人,要把她和光棍那样的男人掺和在一起,就让她脚板心都冒火。

狗狗吧嗒吧嗒滴眼泪,她心一软,把儿子抱到怀里,下巴压着他的头顶说:“我梦到你爸爸了,他说了,要我把你培养成这个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你要给妈妈争气。”

狗狗仰着脸说:“妈妈,我答应你,不再偷偷地端东西给光棍吃了。”

把狗狗哄睡,做了会针线活,窗户嘟嘟嘟被叩响,她把头发理了理,拉开堂屋的门,斜靠在门边。

二驴子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从城里回来,我,我给你家狗狗买了个文具盒。”

二驴子本名叫刘自律,他老爹读过一点书,本想起个文雅一点的,没想到因为大家都喊自律,自律,喊着喊着,竟成了驴子,再加上家里排行老二,大伙都喊成二驴子。他小时侯到山上玩,被一头野猪撞过,虽然没丢性命,但说话就此结了巴,人也长不壮实,村里的医生说是吓的,是心病,没法治。

“哎哟,又让他二叔你破费了。”寡妇俏生生伸手接过。

“我,我好冷。我,我进去喝口茶。”

“呀,二叔,你还是快回家去,刚才不多会,你家麦子嫂还来我这里找过你,她手里拿着菜刀,把我吓得……”

男人飞跑着出了院子,她把门关上,把新的文具盒放进儿子的书包里。

4.早上起来,雪垫到门槛了。把儿子送去村里的小学校,她高一脚低一脚的上山去捡被雪埋住了的柴。煤炭卖得越来越贵了,除了生个小炉子取暖,煮饭和煮猪食都要生柴火才划算。

刨了半天,手指都僵了。身上的红棉袄是结婚的时候买的,大红围巾也是,穿了这么多年了,都被她洗得跟新的一样。

狗狗的爸爸有做木活的手艺,当时日子在村里过得数一数二的。而且他还会讲故事,讲得有声有色,让她长了不少的见识。

把捡好的柴捆成一捆,扛在肩上,一步一挪的往山下走。脚陡然被什么咬住了,疼得她惨叫着跌在地上。抱着腿把脚拔出来,脚踝被谁埋在这里夹畜生的夹子给夹住了,血都浸了出来。

又疼又怕,寡妇放声大喊:“救命啊!哪个要死的下的套子,活生生的夹死个人啊!”

声音在空荡荡的山里回荡,没有人应。她死命地站起来,拖着被夹住了脚的一条腿往山下挪。

进了村子,更加大声喊:“出来!都给我出来!哪个要死的下的套?活生生的把我夹住了。”

村里的女人终于看到了寡妇这么狼狈的样子,哄笑着,她们猜想她起码有一段时间不能穿着高跟鞋扭着腰肢走路了。有男人想上去帮忙,都被自己的媳妇给拉住了。寡妇的眼泪流了下来。

光棍一路小跑来到,挤到寡妇的面前,唯唯诺诺地说:“我下个套子夹畜生的,哪晓得会夹住你?”

众人大笑。“光棍啊光棍,你下个套子就是为了夹寡妇吧。”

寡妇扬手对着光棍噼噼啪啪地打,光棍告饶:“我给你取下来,我给你请医生。”

“我告诉你光棍,你必须要给我做苦工,到我脚能走了为止。”瞪着哄笑的众人:“你们这些个幸灾乐祸的,狗狗的爸爸比他身材高,狗狗的爸爸比他模样周正,狗狗的爸爸比他干净,狗狗的爸爸比他能干,他连狗狗的爸爸一根脚趾都比不上。光棍你听好了,马上去山上,把我捡的柴火背回来。”

寡妇窝在炉子旁,看着院子里的光棍把捡来的柴码整齐。又看着他勾腰驼背地走进来,靠着门蹲下去,把双手插在袖管子里,怎么看都是个懒汉。

命令他:“去接我狗狗放学。”

光棍勾腰驼背地往外走,被从篱笆门进来的麦子拦住,大笑说:“光棍啊光棍,你小子运气蛮好,不知道多少人希望下那个套子来给寡妇妹子当苦工哦。”

话说麦子又是哪个呢?她是二驴子的婆娘,体形有点彪悍,她有个好听的名字:韩麦。于是身子也像那麦子发酵的面包一般,膨胀的让人充满咽口水的想象,当然在二驴子的心中,更多的是船的想象,这一点在某时秘密的男人聊天中得到了很好的证实,这是另话。当初嫁给二驴子,是因为二驴子有一门祖传的腌咸菜的技术,镇里的小饭店经常到他家去收购,别看这小小咸菜,也让二驴子盖起来瓦房,甚至买了个手表带着。韩麦嫁过来的时候,据说她老爸整了两口大缸子过来,说什么女人命好,缸里泡澡。于是得了个绰号,驴大缸子。

麦子几大步地进了屋,对寡妇说:“妹子,我来看你来了,送点腌菜来给你补伤。”

寡妇跛着脚给她倒了碗水。麦子笑:“妹子,你破脚走路都好看。”

正要回话,麦子对着门口高叫:“哎哟,支书,你伸一下头又缩回去做什么?你是乌龟变的啊?来都来了,就进来说说话吧。”

村支书赵长智一脸尴尬地走进来,双手使劲地插在口袋里说:“啊,我没事,来看看寡妇妹子的伤情,我怎么说都是村里的干部嘛,慰问群众是党的指示嘛。”

“领导就是领导,只是领导就该空着手来看伤员啊,不厚道啊。”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就把书记给强制住,双手在他口袋里乱摸,摸出一盒胭脂来。

支书急了:“快还给我,我从黄贩子那里给我们家冬梅买的。”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发病后怎么护理
陕西癫痫病最佳医院

友情链接:

溘然长往网 | 帅哥被缚 | 比赛的口号 | 金立铃声 | 练书法作文 | 盗墓笔记电影胡歌 | 超感应女警